淡蓝玫瑰

自述:男按摩师口中的江湖

时间:2017-09-13 19:31:36 出处:淡蓝玫瑰 作者:admin

我是一名男按摩师,网络上的昵称:谢云。我专给女客户做上门服务,这些年也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女人,有富婆、有人妻、有女强人、也有被人包养的小三。今天当我金盆洗手后,我想是时候来给大家说说我和我的女客户们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了。


我们这一行看似简单,实则内里也是波涛汹涌,一步小心便有可能召来杀身之祸,很多人会问了,一个给女人上门按摩的能翻起什么大浪?吹牛的吧!

如果你真是这样认为的话,那么你就大错特错的,每一个行业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,表面越简单的工作往往越不像你看上去的那么简单,按摩师的一些内幕也只有我们这种从业多年的老江湖才知道,今天我就给大家说一件内幕,揭开一下行业内的污浊。


本来我是不愿意说的,但是良心的驱使,加上内疚,我希望在网络世界当中将一些事情说出来,网络当中毕竟也还存在着一些当空悬剑,我不能做到的,也许让能做到的人看到了,会有一些反响吧。

其实我很多时候不光只是给客户按摩,还会接一些“任务”,比如说有一些服务对象是富商的老婆,有人就会联系我,给我安排活,然后帮助打听服务对象老公最近的行程或业务情况,说白了我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像个商业间谍。



当然能接这种任务,是要按摩师有一定实力知名度的前提下,我自认各方面都不差,回头客十有七八。


还有一些内幕,也是你们所不知道的,做我们这一行的,经常接触一些空虚的女人,她们对某方面有特殊的想法,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原则,不能随意与客人发生关系。可是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?


私底下,也不是没有女人跟我和谢云流露过那种意思,甚至有客户偷偷问,如果跟我那样一次,要多少钱才可以。也有女人把钱放在我面前,那意思我懂,我却装糊涂,只肯收应该拿的钱,因为我还不想死,我不想图一时的享受,让我第二天就沉了江,或者和混泥土一起变成某个建筑的柱子。


所以,现在客户群里面经常有人开玩笑,看我什么时候会下水,看是谁跟我成了好事,又或者调侃我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。


对此,我表面上都是腼腆的笑一下。但是我心里却已经躁动了,我也是个男人啊,天天接触有不同魅力的女人,我能没有想法,我能不想找个知心的,爱我的女人吗?


古城,日新月异,金迷纸醉,南方的女子又那么美,但是现实却让我时刻警醒自己,不要一时迷了心,毁了自己也毁了别人,再做几年,赚够了,回乡下去找个本分女人过自己的幸福日子去。


但是,这近乎绝望的坚守,却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,被轻易的打破,然后,我的生活开始产生了巨大的变化,让我彻底明白,痛快,原来是要痛苦,然后才会快活。


又有人越界了,一个老早就走上这条路的前辈,曾经跟我们自豪的说他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想不到的是,他也会栽了。过界的事,我们心里都知道,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

我难道不懂得什么叫爱?可笑,但是爱这种东西,是我们这样的人能得到的吗?最好不要轻易的付出,等赚够了,然后远离了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再开始,重新的,也是认真的开始。


我也知道,每个客户虽然都像那养在家里的花瓶,如果不是经常得不到自己男人的关爱,不会找到我们。可她们的男人宁愿不动她们,也绝对不允许脑袋上面戴一顶绿帽子。


除非给自己戴帽子的人,实力更强,忍不住也得忍,否则男人的两大仇,绝对会惹出大事。


“你待会去麓山七号别墅,一个老客户指定你服务,来头大,并且会介绍新客户,尽心点。”一位给我接过十几单的神秘人给我打来电话说。


我点点头,心里却微微一沉,麓山七号别墅,是那个让我叫她胡姐的女人。给胡姐按摩真让我为难,说不美不吸引人,那是假的。而且几次服务之后,她已经流露出那种意思,偏偏她的来头极大。



然后电话那头低声说道:“无论如何也要稳住七号别墅的老顾客,否则以后没法合作了,实在不行,老客户,你吃点亏也没什么。”


吃点亏?这是我们行内的话,外行人绝对不明白,那是指允许亚过界。其实过界和亚过界有区别吗?我觉得没有,不过是说得好听点。亚过界,将会出现很多不可捉摸的后果。


半个小时后,我从的士上面下来,这里就是我们麓山里面一个豪宅,也是胡姐的别墅。按照道理,这麓山里面不该有私人的豪宅,连民房都被迁走了,一切都归公园所有。


可是实际上,这麓山里面,大大小小的所谓的办公场所,其实都是别墅,都是市里面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住,挂的办公场所的名而已。这样也是现实,我们了解社会的现实,却无话可说。


走到那铁门前,我记得半个月前,我过来的时候,门不是这样的,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,而现在,已经变成了封闭的铁门,外人已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。


按动了门铃,跟着我就听到一个有点熟,但是我又想不起来的声音从对讲的地方传来:“请问找谁?”


“我是按摩师谢云,给胡姐做保健的。”我很平静的说道。“小谢,今天过来得挺快嘛。”别墅的大门很快打开了,不过我一进去,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就冲入我的鼻子里面,而且背后就被一个有着难以形容的柔软身体紧紧搂住。


心里微微的一颤,我却努力保持着平静,胡姐的声音,还有这种柔韧到极点,我绝对不会认错。


“没有堵车,也许是今天挖坑的都想休息吧,加上交警哥哥们很努力的保证畅通。”


“这几天脖子和腰,还有腿,都很酸,难受我都恨不得去砍掉,你今天得给我好好揉揉。”胡姐就像彻底没有了骨头一样,干脆就直接挂在了我背上。


鼻息咻咻,而且透着一种热,胡姐,今天看样子是很激动,一定要跟我发生点什么了。


“我先去洗个澡,你先坐一会。”


奢华的别墅,那种高雅的风格下面,却有着冷清和寂寞,也许这里经常就是空荡荡的,没有人住吧?


十分钟之后,楼上那个健身房里面,胡姐轻轻的叫道:“小谢,你上来吧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
今天是真的要小心应付了,过界和亚过界,一线之间,我真不知道这次自己能躲过这一劫。


偌大的健身房,馨香馥郁,孤寂却优雅的美女,给我前所未有的压力。走一步算一步吧,在心里安慰自己,我还是过去了,今天,不管怎么样,最多也只能亚过界。


从包里面拿出润肤油和酒精,消毒双手之后,我才轻轻的问道:“还是老规矩,从脖子开始放松起吗?”


“嗯,不过你今天可能要多费心了,前两天出去旅游过,肚子一直有点隐隐作痛,吃了药也不见好,你待会给揉揉吧。”胡姐说道。


在胡姐的脖子上面展油,然后我用宫廷手法轻轻的揉按起她的颈椎,这种养尊处优的女人,每天却寂寞得要疯,她们的身份和地位,又限制了她们的自由,寂寞,是她们要面临的最大压力。


一声幽幽的叹息,几乎同时从我和她的嘴里冒了出来,意味却不可捉摸。手才接触到她的脖子,我就知道,所谓的酸痛,不过是一种借口,她真正需要的却是来自男人的爱。


简单的要求,对她们来说,却遥不可及。从心理学角度,她们这样的人,大多都患有一种皮肤饥饿,所谓的疼痛和酸胀,只要爱人轻轻拥抱就能消失,可她们没有办法获得,她们的另一半,有时候只是把她们养在家里当花瓶。


感觉到我的手停止了,胡姐的全身却轻轻的颤抖了一下,手慢慢的揪住了下面的毛巾,似乎在等待着我的进一步,又或许期待更多。


“怎么啦,痛还是酸。”我心里暗暗叫苦,但是我必须装作很平静的样子,我还是不敢。


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好像已经睡着了一样,但是她急促的呼吸,我听得到,那起伏很大的肩背,也如此的清晰。


深呼吸,我觉得还是不太好,我必须冷静,一步错步步错,后果,不是我能够承受的,哪怕此刻的她看起来更加的吸引人。


可是那香味却在此刻让我心底蠢蠢欲动,这香,有问题,胡姐想必加入催情药,必须停止使用,否则会控制不住局势。刚刚要去关掉那香薰灯,她的手却突然抬起来抓住了我的手,紧紧的握着。


躲不过了,我心里明白,看来还是得那样。手法轻轻的一变,跟着一声胡姐就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,在这安静的房间里面,而且身体开始轻颤,脖子也飞快的变红。


一定要这样吗?我心里开始挣扎着,我不知道继续做下去,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,只怕是根本就控制不住后续的发展吧?


“嘀嘀……”突然,外面传来了很响亮的汽车喇叭声,同时我听到胡姐放在旁边的手机开始震动。


有人来了,而且是要进来,这一点毋庸置疑,可是现在怎么可能会有人要来?


一声惊呼,胡姐立刻爬了起来,手就急忙去抓边上的手机,那本来已经变得宛若朝霞一样的俏脸,也在这时露出了焦急。


我立刻后退了两步,然后转身,我不敢去细看,哪怕在此刻,胡姐根本就顾不得做任何的遮掩。


“我在家啊,正在做瑜伽……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回来……嗯,我换一下衣服……”胡姐在我背后说道,声音听起来却异常的平静。


可真的是平静的吗,只怕不见得吧?


“小谢,我丈夫突然带着一帮朋友回来了,只怕不能做了,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,他要是看见你在这里,肯定会闹的!”胡姐很快就在我背后说道,透着懊恼,也有浓浓的失望。


做我们这行的,其实最怕的就是在替客户服务的时候,对方的丈夫突然出现。这个时候,真的很难说清楚我们只是做一下普通的推拿还是做了别的,又有哪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跟一个陌生男人单独在一起,而自己的女人还没有穿上衣服?


“有后门没有?”我低声问道,同时飞快的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,这往哪里躲?


“就躲那个柜子里面,委屈你一下,如果让他发现我跟你这样,根本就说不清,那个老混蛋最喜欢疑神疑鬼了。”胡姐说道。


......


未完,作者改日更新。淡蓝玫瑰网站将同步!



返回网站首页


女子SPA服务

猜你喜欢